广告合作Telegram:@tang6668
7788rrr.com

合理安排看片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首页 » 国产馆 » 调教风骚人妻丝袜情趣深喉口交各种抽插02

影片介绍

在线播放地址

【强烈推荐】下载APP 看片速度提升100%

影片详情介绍

據《亚洲国产精品第一影院在线观看》报道 2《亚洲国产精品第一影院在线观看》9岁的情人节(第八章)分类:小说阅读(113)投稿:听雁2021-07-07第八章  廖大期和巴娜娜来到南部某安养院。  这里极度的安静,一种不自然的宁静。  他们穿过花团锦簇的花园,那里出现了三三两两的老人,老人们大都沉默不语,有些甚至露出呆滞的眼神。  「他们怎么……这么安静?」巴娜娜很讶异。  「这里待的大多是失智老人。」廖大期说。  失智老人?  这么说来,廖大期的爸爸……  巴娜娜不禁低下头来沉思著。  经院方工作人员的指示,他们俩来到一间交谊厅。宽敞的交谊厅里,老人或坐或半卧,各自守著自己的一方世界。  廖大期眼光在这些人身上搜寻著,接著他的眼睛一亮。「他在那里!」  巴娜娜顺著廖大期的眼光看过去,有位老先生倚在窗边不知在看什么。  廖大期朝著老先生的位置走去,巴娜娜随即紧跟在後。  「爸。」廖大期对著老先生喊著。  原来这位老先生就是廖父。  巴娜娜仔细端详著廖父,他有著一头灰白的头发、一张还算红润的脸,如果《亚洲国产精品第一影院在线观看》撇开他的眼神不说,他的身体其实还满硬朗的。  当他听见廖大期喊他时,他抬起眼说:「你是谁?我好像不认识你。」  老人的眼神有点散漫,不太能专注。他一边说著,眼光随即移到别处去了。  虽然廖大期没再说话,但巴娜娜能体会他现在的心情。  她伸手去握著他的手。  这突如其来的一握,让廖大期不禁一怔。  巴娜娜靠近他耳边轻声说著:「别担心,至少伯父的身体状况还不错。」  「嗯。」廖大期紧紧握著巴娜娜的手。  巴娜娜的手很温暖,让人很安心。  如果可以,廖大期真想这样一直握著不放。  巴娜娜看著他。「我可以请你爸尝尝我的地瓜粥了吗?」  她示意他该放手了。  廖大期这才会意的放开手。  「老伯伯,吃点心喽。」巴娜娜对廖父说。  廖父一听是吃点心,马上眼睛一亮,乖乖的坐下来。  巴娜娜看他这模样,不禁笑了。  是啊,俗语说:「老小,老小」,老人和小孩其实都是一个样的。  廖父又开口说话了。「今天你给我准备什么点心啊?」  巴娜娜打开保温盒的盖子。「你最喜欢吃的地瓜粥。」  「是地瓜粥啊!是啊,我最喜欢吃地瓜粥了。」廖父说。  他没忘记自己最喜欢吃的东西。  巴娜娜和廖大期相视而笑。  保温的效果还不错,只见地瓜粥还冒著热气。  巴娜娜将盒盖倒过来正好成了一个碗,她舀了满满一碗地瓜粥端给廖父。  廖父早已在一旁吞著口水了,一接过粥立刻大口大口地吃著。  「老伯伯,慢慢吃,吃完了这里还有。」  巴娜娜看著廖父狼吞虎咽的模样,心想:这样子还真像廖大期呢!果然是父子,吃起东西来都是一个样。巴娜娜笑了出来。  「你在笑什么?」廖大期瞅著巴娜娜。  「你爸跟你很像。」  「不,应该说我和我爸很像。」廖大期纠正她。  巴娜娜瞅了廖大期一眼。  这时廖大期脸上又出现他的「招牌」表情,巴娜娜一看就知道,这家伙准是又饿了。  「我可警告你喔,这粥是特地为你爸熬的,不许你和他抢著吃。」  「知道啦!」他接著揉著肚子,表情痛苦。「好饿喔!」  「年轻人忍一忍就好了。」巴娜娜一副长辈的口吻。  「如果我饿昏了,那怎么办?」  「没关系,我背你回去。」巴娜娜随口敷衍。  廖大期却当真了。「你可要说话算话喔!」  巴娜娜不置可否,她算准廖大期不会来真的。  廖父吃了一碗又一碗,直到肚子再也撑不下了。  「啊,好吃,好吃!和我老伴儿煮的粥味道一模一样。」廖父说。  廖大期一听,眼睛一亮,重新燃起了希望。  廖父接著说:「等我可以回家了,我一定要再吃她煮的粥。」  听到这句话,廖大期又跌落失望的深渊。  因为,廖大期的母亲多年以前就过世了。  廖父的记忆还停留在廖母过世前的那段时间。  看廖大期这样,巴娜娜赶紧对廖父说:「那我记得了,以後都会准备地瓜粥给你。」  「好哇好哇!」廖父很开心、很满足。  廖大期看著父亲笑得这样开心,他的心情也跟著好转了些。  就这样,他们离开安养院时脸《亚洲国产精品第一影院在线观看》上都挂满了笑容。  虽说老人再也认不得自己的儿子,然而看他这样精神饱满、身体硬朗,廖大期也觉得很欣慰。  是啊!下次当然还要带著热腾腾的地瓜粥来。  ***   ***   ***   ***   ***   ***   ***   ***  走出安养院大门。  「好饿喔!」廖大期蹲在地上,不肯起来。  巴娜娜瞅了他一眼,心想:这家伙果然狡猾,竟然真的使诈!  「说好了,你得背我。」廖大期说。  这里虽说离车站不远,但也有一段路。  「『鬼』才和你说好了。懒鬼,起来!」巴娜娜很凶。  她才说完,伸手拉著廖大期的手转身就走。  廖大期竟也不反抗,乖乖的跟著她走,但是却将她的手紧握著不放。  「喂,你干嘛?放手啦!」巴娜娜想挣脱,廖大期却握得更紧。  「哎呀,是谁先握谁的手啊?放手可以,不过你得背我去找『食物』。」廖大期说。  巴娜娜瞪著他。  这心机重的家伙。  算了!  握手就握手吧。  谁怕谁?  不过,为何廖大期要这样握著她的手呢?  巴娜娜只觉得他真是个奇怪的家伙!  而一旁的廖大期心里正乐著呢。  他的手握著她的手。  为什么要这样握著巴娜娜的手呢?  连他自己也不知道。  他只是单纯的想握她的手。  很温暖、很安心。  真好!  就这样一直走到世界的尽头吧。  即使饿肚子也甘愿。  ***   ***   ***   ***   ***   ***   ***   ***  回程的火车上。  他们俩买了便当在车上吃。  「我最喜欢吃车站卖的便当了。」巴娜娜说。  「嗯,我也一样。」廖大期说。  「啊,真看不出来,你也会喜欢车站的便当。」  「怎么?难不成我是外星人?我也和平常人一样啊。」  「呃,我以为像你这样一位公司负责人,应该没什么机会吃到这种平价的便当才是。」巴娜娜说。  廖大期对巴娜娜的话不以为意,他接著说:「我尤其喜欢那一片薄薄的黄萝卜。」  「这样啊,那我的黄萝卜给你。」巴娜娜说著立刻夹了一块萝卜放进廖大期的便当里。  廖大期觉得很窝心。「那你就没萝卜可吃了。」  「没关系,我还有其它的菜呀。你看,这个卤蛋卤得特别香,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。」巴娜娜说著立刻晈了一口卤蛋。  廖大期突然一本正经的说:「巴娜娜,你真的是一位很好的朋友,当你的朋友一定很幸福。」  「怎么?才一片小小的萝卜就把你贿赂了?你突然这样夸我,我会不好意思的。」她打趣著说。  「我说的是真心话。」  廖大期一本正经的样子,反而让巴娜娜不知该怎么接话。  她很快的岔开话题。「我说廖大期先生,既然你老爸那么喜欢地瓜粥,以後你就常去看他嘛。说不定你多去个几次,他就会慢慢记起和你有关的事。」  廖大期没搭话,他默默地将空的便当盒盖上。  「啊,是不是我哪里说错了?那我跟你说对不起啦。」巴娜娜以为廖大期生气了。  「喔,不是。我只是突然想起以前的一些事。」廖大期说。  「以前的事?」  「你一定看不出来我以前是个穷小子吧?」  「啊?」巴娜娜看著廖大期,没说什么。  「我们家以前很穷。」廖大期说。「你相信有人考上建中却不想读吗?我就曾经不想读。那一年我考上了建中,可是我爸却非常烦恼,因为以打零工为业的他,每个月的收入才一万元出头,加上外面还欠人家几十万元的债务。那仅有的收入用来还债都不够了,哪有多余的钱让我缴学费呢?」  「後来呢?」  「最後还是左邻右舍帮忙凑了钱,才让我顺利入学。」  「是啊,这么多人帮你,就是希望你完成梦想,如果你先向大环境低头了,那怎么可以呢?」巴娜娜说。  「是啊,我也曾经有过梦想的。」廖大期幽幽的说著。《亚洲国产精品第一影院在线观看》  「啊?」  「我和你一样对绘画很有兴趣。」  「哦,原来你和我一样希望将来开个人画展?」  「不,我想走的是应用艺术,像是设计……呃,不过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。当初念高中已经是我的极限,我知道再继续念会让我爸的负担更大,所以高中一毕业,我就放弃继续升学。我想赶快找一份工作替我爸减轻负担,《亚洲国产精品第一影院在线观看》所以退伍之後我努力的工作存了一笔钱,然後再向朋友借了一些,加起来就是一笔可观的资金。於是我用这笔资金成立了期盛。」  「喔。」  「或许是老天爷看见我的努力了吧,期盛的业绩直线上升,而我廖大期也终於摆脱了贫穷。」  「听起来是很完美的『结局』。」巴娜娜沉吟著。  「没错,这一切听来似乎很完美……然而我觉得内心深处有个东西逐渐消逝了,让我觉得心里某处空空的。」  「那是什么呢?」巴娜娜以手支著头。  「以前我不知道……」廖大期定定的看著巴娜娜。「现在我知道了。」《亚洲国产精品第一影院在线观看》  巴娜娜还等著廖大期接著说,谁知他一脸的神秘,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,将话题一转。  「除了绘画,你还有其它梦想吗?」廖大期说。  「有哇,就是开一家小吃店。」巴娜娜说。  「不是已经开了吗?」廖大期指的是巴骄小吃店。  「那不一样。我梦想中的小吃店要照我喜欢的意思去设计。」  「哦,说来听听看。」他鼓励她继续说下去。  「和传统的小吃店不一样,我的店是现代中带点古早味的。」  「喂,这不是很矛盾吗?」  「会吗?廖大期我真怀疑你是真的喜欢绘画吗,怎么一点想像力都没有?」  「是你说得太笼统了嘛!」  「倒怪起我来了?好啦,我再说清楚一点。店内的主设计采西方流畅的结构,而店内的摆设则是台湾乡村传统风格。这样整体看起来既大方又不失人情味,我要的就是这种店。」  「好像很有意思。那店名呢?」廖大期又问。  「店名我倒不是那么在意。」巴娜娜说。  她兴致一来,索性开始「设计」起来。  「我比较坚持的是,店里的主色系一定要是蓝、白两色,再加上任何一种暖色系做调和。」  「嗯,还有呢?」  「还有还有,店里一定要挂我的画。」  「个人画展?」  「哇,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耶!一下子两个梦想同时完成。嗯,我会朝这个方向努力的。」她喃喃自语著。  然後他们谁也没再说话,各自想著心事。  没多久,巴娜娜忽然打起瞌睡。  她的头一直摇来晃去,三番两次撞到车窗。  廖大期看她又要撞上了,反射性的伸出手臂将巴娜娜一揽,竟将她揽进自己的怀里。他本想将她推回去,见她睡得正熟,於心不忍,只好任她的脸埋进自己的怀里。  她的头发摩挲著他的下巴。  他闻到她那淡淡的发香。  她的五官很细致,高高的鼻、长长的睫毛。  她的上嘴唇薄薄的,下唇则是丰厚饱满,嘴角的线条很有个性。  她的耳朵紧贴他的心房,像在倾听什么。  如此可爱,又美丽得教人发狂……  他已经想不起来,这个女子究竟是如何掉入他的怀里的?  廖大期的心脏不禁怦怦怦愈跳愈快。  不知道巴娜娜在睡梦中会不会听到他的心跳声呢?  ***   ***   ***   ***   ***   ***   ***   ***  火车来到他们的城市时,四周已经是灯火通明的夜晚了。  他开车送她回店里。  车子在小吃店前停下。  巴娜娜开了车门下车。  他突然叫住她。「巴娜娜。」  「嗯?」巴娜娜回过头来。  「你曾经遇过这样的经验吗?呃,就是……比你年轻的人向你告白?」廖大期突然说。  「怎么这么问?难不成……你想追我?」巴娜娜打趣著说。  「呃,我只是随口问问罢了。」廖大期沉吟了一下又加了一句。「而且怎么可能呢?你是凤凰,而我是乌鸦,再怎么样我也配不上你。」  这是他的真心话。  巴娜娜听了这话,反而不知道该怎么接话,当下怔在那里。  廖大期也是一怔。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了,竟然说出这样的话。  两人都是一阵尴尬。  还好,夜色将两人尴尬的脸色隐藏得不露痕迹。  「没事了?那……我可以走了?」巴娜娜说。  「嗯。再见。」廖大期静静的看著她。  「你不走?」  「我看著你进去再走。」  巴娜娜不置可否,快步的走进店里。  她不敢回头。  一颗心怦怦的跳个不停。